樊呜喳喳

微博同号,老是翻车心太累了

520的日常


文@樊呜喳喳
人物#0ld先#

又是一年一度520,自从和贺天在一起之后,莫关山才发现这个世上原来那么多节日。
隔三差五又是“值得庆祝”的日子。
虽然平时贺天也很少让他一觉到天亮,但是怎么说,一到节日,这人准是倍儿亢奋,想到莫关山就有些腿软……
看看时间,贺天也差不多回来了,莫关山把鱼蒸上,心说差不多了。
贺天时常要加点小班,今天倒是回来得准时,八点没过半门锁就响了,莫关山也没去接,继续在厨房洗他的锅碗瓢盆。
贺天开门开得乒乒乓乓的,莫关山忍不住笑,高声道:“回来了,洗手准备吃饭。”
说完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莫关山又撇了撇嘴,心想有时候照顾贺天就是像照顾儿子一样麻烦,不是因为爱的话,估计没人要养小孩吧,有时候真的想想,单身有什么不好?
贺天外套都没脱,冲进厨房直接从背后莫关山抱起来转了个圈,在莫关山慌张的叫骂声中,响亮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我回来了,今天也好想你,爱你,送你的。”
莫关山看了一眼已经被扣在自己怀里跟着转圈圈的一大束玫瑰花,心说今天花价高得肆无忌惮就是因为你们这帮傻逼。
到底还是忍不住开心,嘴上依旧是不显,转头亲了他一口:“好了爱你爱你!真是的还玫瑰花,土死了……放我下来,我手上都是泡沫!”
贺天把人放下,又亲了一口,下巴搁在莫关山肩膀上晃啊晃,一身的疲惫都散了,整个人都松软在莫关山的身后。
“毛毛你真好。”
莫关山嘴角翘着,把手冲干净,任由他挂着,从橱柜里拿了个花瓶把花拆了插上,弄完了手肘推了他一下,又说了一遍:“洗手准备吃饭。”
“嗯……抱一会……”
贺天把头埋进他的肩颈,深深吸了几口气,莫关山新剃的头发有些痒痒地扎人,贺天轻笑着:“毛毛洗澡了?好香……”
莫关山不知怎么的脸红了一下,侧头把他的脑袋从肩膀挤出去,嘟囔道:“好了,好痒……”
吃饱了饭把碗都堆到厨房,两个人依在沙发里看老电影。
莫关山讨厌人多的地方,所以住在一起之后,很少在这种街上肯定热闹的时候出去逛街。
贺天喜欢看些经典老电影,一开始莫关山只是喜欢两人安静地依偎在一起的氛围,后来时间长了自己倒也喜欢上了,没事做就在沙发窝着看电影。
今天翻了《肖申克的救赎》来看,情节早已烂熟于心,两人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偶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空气都松弛下来。
贺天横靠在沙发里,毛毛坐在地上的软毯上,他的头刚好枕在贺天怀里,贺天就捏着他右边耳垂,时不时轻轻揉捏一下,不算得过分,仅仅是亲昵而已,莫关山也就由着他。
贺天有时候觉得自己像是着了魔,莫关山但凡在身边,就必须要身体接触才能好好待着,牵手、抱抱,想亲他,有时候会更深刻一点。
“嗯…忽然想起来……傻毛毛有一次,我转身买瓶可乐的功夫,人就丢了……哼哼……小路痴……”
贺天说话时胸腔低沉的震动从后脑枕骨传来,沉沉的,叫人安稳,莫关山啧了一声,没炸毛,但也还是回呛他。
“不要脸……勾搭小姑娘好意思提?”
贺天轻笑着掐了一下他的脸:“乱说,都说了人家问路,那时候还没在一起,你吃醋我可开心了……”
说着,贺天弯腰又在他头上亲了一下,想起来那时候脸上的笑就收不住。
“哪有问路还要加微信的,你以为你是实时导航吗……”
“毛毛又冤枉我,我可是当场拒绝的,就是没想到毛毛一生气,那么直一条街都还能跑丢了?”
“老子是故意的,你才迷路,你才路痴!”
贺天噙着笑看屏幕里众人在屋顶喝啤酒,搓搓莫关山的头发,顺着他应下了:“嗯是是是……毛毛说的都对……遇到你,我真的迷路迷的厉害,只要想到你,在家里都会迷路……”
莫关山又脸红了,灯暗看不出来,他故作镇定的嫌弃了一声:“贺天你越来越土了。”
贺天只是笑,手还是不规矩,又回到被捏红的耳垂上。
又安静了一会,电影开始进入高潮,安迪从监狱里消失了,监狱长打开鞋盒看着那双满是尘土的老皮鞋,脸上凝固的震惊从屏幕里流淌出来,莫关山忍不住嗤笑了一声,他很喜欢这一段。
贺天的手穿过他腋下,直接把人从地上提起来抱在怀里,莫关山不满地扭了一下,乖乖依进贺天怀里,眼睛没离开过屏幕。
莫关山的身体抱起来手感特别好,贺天有些别的冲动,但是在一起很久了,明白耳鬓厮磨有很多时间,这样子享受着两人静谧的时光也令人开心。
贺天坐得直一点,完全把莫关山置于腿间环抱着,侧着脸在他发迹上摩擦,有点痒,莫关山侧头躲了一下,贺天又追着亲了一口。
“亲亲……”
莫关山抬手摸摸他的脸,侧头亲了他一口,轻轻地,又被贺天抓住温柔地加深,吻出了些声响,莫关山脖子有点酸的时候,贺天松开了他。
“贺天……”
“嗯?”贺天在他低垂的眼睛上轻吻一口,又搓搓他的头发,轻声道:“毛毛,我爱你。”
其实听得多了,但莫关山还是忍不住心里绵绵软软的,抬手揉揉他的地头发,又靠回他怀里,手稳稳地攥在一起。
电影里安迪孤身一人运筹帷幄地清理了典狱长的资产,他把自己打理得很帅,电影的色调开始清亮起来,看得人心里有些激荡,又分外安定。
“我也爱你……”
贺天一开心又重重地亲了一口在他头顶上,电影已经接近尾声了,贺天从口袋里摸出个东西,摊开他的手,套了上去。
莫关山就着电影的荧光抬手一看,无名指上是个戒指,简单的圈戒,细的,隐晦地镶着钻。
“你……”
贺天侧头靠在他脑袋上,轻声道:“这个小的,不碍事了吧?别总是摘下来了。”
莫关山去摸他的手,果不其然也戴着呢。
“你不生气了……”
“这个再弄丢你肯定就是不爱我。”
“傻逼吗你……”
大概一周前,莫关山手上戴了两年的定情戒指不知道落哪了,怎么也找不着,他平时心疼那个戒指,不舍得沾水,做饭时候总摘下来,丢的时候,也不知道在哪丢的,一点都想不起来。
手上一下子空荡荡的,无名指没了那个戒指,留了一圈被勒磨出来的疤,莫关山看着难受极了。
贺天当时自然是不高兴,可是看着莫关山委屈得躲起来偷偷哭,哪里还舍得多说一句,连夜叫人订做了一对新的。
两天前就到手了,贺天迫切地想送给他,硬是忍到现在,自己也觉得好笑。
就像当初那枚耳钉,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心里就是一点都按捺不住,非得当时就冲到他面前,当时就要他带上,心里才欢快起来。
和莫关山在一起,所经之事,对他而言都是快乐的事情。
“毛毛,跟我在一起,好吗?”
“还行…………我爱你。”
莫关山心跳热烈起来,转动着手上的戒指,想了想,有时候这家伙烦人的时候觉得单身挺好,但也没机会付诸行动,要说单身有什么不好的话,大概是他已经没办法想象没有贺天的生活了。
贺天手臂又把人抱紧,不厌其烦地又说一次:“我也爱你,莫关山。”















评论(4)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