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呜喳喳

微博同号,老是翻车心太累了

等我回来(贺天视角)

直到莫关山被推进急诊室,我才感觉到勉强冷静下来,我的手还在抖,从事态到肢体,这种一切都不受控制的感觉真令人厌烦。
不知道是哪里出了车祸,急诊手术室的门不断开合,隐约能看到那些医生护士满手是血地奔走。
我居然又慌了,只能不断告诉自己那些和小莫仔无关,但是眼前挥之不去的,是他倒在我怀里时候那副脆弱的样子,大脑甚至开始编造他躺在手术台上更加令人不安场景。
他那么爱面子,又烦我,那么弱鸡的样子被我看到肯定超级不甘心。
我努力回想他平时的样子,鲜活的莫关山,我发现这并没有让我更好受。
想抽支烟,这里当然不行,出去的话,小莫仔醒过来没人在身边怎么办?
口袋里硬质烟盒已经被我捏得不扎手了,也不知道是血泡软的还是汗给浸湿了。
我开始不断去看走廊上挂的表,没多长时间,我去交了费弄完所有的事情回来,也才过去三十分钟。
我不知道这算是快还是慢。
流鼻血而已,需要这么长时间吗?
可是他还挨了一棍,还晕过去了……那一棍砸到他背上的闷响此刻在我脑子里无限放大,甚至伴随着骨头和内脏不妙的破损音,我从来不知道我自己还有想象力这么丰富的时候。
果然,想太多真的很蠢很危险,对情绪处理一点好处都没有,我还以为我不会有这种毛病呢。
莫关山啊,碰上你我怎么就那么没出息了呢?
在我觉得我有点脑子不正常的时候,刚才接手的医生终于出来了。
“没什么大碍。”
这是今晚唯一一句让人稍稍振奋的话。
我很郑重地跟他道谢,虽然他并不是很在意,可是对于我,称得上重要了。
把人安顿好了,有个护士提醒我,我才注意到打架的时候我拳峰挫伤了,再深一点那点皮肉就要裂开了。
血已经干了,除了消毒的时候,我几乎感受不到疼,贴了块药贴我就回病房了。
我看着莫关山躺在那,居然有些庆幸他晕过去了,这家伙很怕疼啊,万一醒着,怕是要哭出来,想想就觉得可爱,虽然更多的是心疼。
但他躺在这,不动声色的,我还是心疼。
他现在应该很有活力地站着,倒冲着两条眉毛骂脏话,今晚天气不错,我可以拉他去打打篮球,不然把他拐回家给我做顿饭也很好……
冷静下来了之后,居然更难受了,被贺呈说中了,我太弱了,保护不了任何人。
我在床边站了挺久,就那么看着他,我甚至怀疑我没有聚焦,可是他的样子,那些不客气的伤痕,还是清晰地刻进了我脑子里,深刻得有些生疼。
我还没有看过他那么乖的样子,闭上眼睛了一点都不凶,也看不见那些不耐烦的神色,但是他眉头不时拧动,应该很疼吧。
我亲了他一下,我长这么大没做过这么偷摸的事,当下居然紧张了,心率跟可能跟今天抱他跑一路那时候差不多。
他嘴角有伤,那股子消毒水味真的太不适合他,我又亲了一口,他嘴唇太干了,我得帮他湿润一下。
我变得胆小了,他总紧抿的薄唇没了血色,还受了伤,我都不敢尝得再深一些,小心翼翼地靠近他,磨蹭他的鼻尖。
我花了很长时间坐在床边看着他,脑子可能是放空了,也可能全是在想他。
贺呈发了信息过来,我没心情看,我知道他在楼下,丘哥出现的时候,有些事情就由不得我选择了。
我也做好决定了,为了小莫仔,那些令人作呕的生活,也未尝不可行。
他的手软软地搭在身上,我握住的时候,丝毫没有反应。
我试了一下,十指交握的感觉,虽然他的手被纱布缠了一半,可是还是很不错,我们两的手扣在一起正合适,莫关山真应该睁开眼看看我们两多般配。
我拍了张照,人总要留个念想不是?
握了好一会,暖意直达心底,我弯腰凑近,把他的手贴近我的脸,蹭蹭居然就让我有点雀跃。
我猜想,多年以后我也会记得现在,安静的病房,安静的莫关山,这样让我心热的静谧。
我完全确定,我喜欢上莫关山了,完全确定。
贺呈的电话又过来了,我挂掉然后给莫仔妈妈打了个电话,我得走了,要有个人照顾他。
我又坐了一会,莫关山还没有要醒的迹象。
再不醒,我走了你看不到我最后一眼,小心后悔死~
脑子里一直循环各种我们认识这段时间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我发现我的记忆力更上一层楼,关于他的,那些细微得不得了的事情,我都记得。
想摸摸他的脸,我累了,懒得站起来,近水楼台先得月,我把手放他档上捏了几下。
不像第一次我们在楼道拧他o的时候那样激烈的反应。
他只是呜咽了一声,扁了扁嘴,我都以为他要委委屈屈地哭出来了,原来是醒了,眼睛迷迷蒙蒙的带着水汽望向我。
这么敏感的吗?摸唧唧就能醒了?
“等了你4个小时终于醒啦……”
我就这么坐了一个晚上,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喉腔干哑,比平时还有磁性。
莫关山迷瞪了一会才问我:“……几点?”
“快凌晨。”
居然还逞强,都疼得直抖还强撑着坐起来,还跟我说:“我…要回家……我可付不起住院费……”
这样子,想让我心疼死吗?我赶紧把人按住安慰他:“付好了,”以后都不会让你担心这种小事了,“我通知你妈妈了,她正赶过来。”
他看起来很为难,拧着眉毛问我:“你为什么多管闲事……我…不会感谢你的。”
虽然我巴不得他感谢我,以身相许更好,但是现在,我只想他别那么快把我忘了就好。
我想摸摸他的脸,虽然他炸起来可爱,但是现在显然是没什么体力,我克制了我的手,最后只是在他耳朵上弹了一下。
他虚张声势地喊疼,我知道,怕是又害羞了,我哪舍得用力了?
想跟他说,少吃三明治没营养,想嘱咐他记得戴耳钉,快考试了别老是逃课,记得要想我……
“好了……”我快笑不出来了,我起身的时候腿都快没力气了,低头希望他没看见我这死人样。
“这么精神算是没什么大碍……”醒过来之前我也就稍稍放点心了。
还嘴硬呢,反驳我:“我才没那么弱!”
傻子,最好是这样。
我想跟他要个对等的吻别,吻别不可能了,我尽量笑得很帅,回头冲他竖了个中指。
“快多看我两眼吧~我要走了。”
可能要走挺久的,我会想你,你也要想我,等我回来。
“快滚……”
情侣款中指,也行,这才像我认识的小莫仔,虽然挂着伤,声音也弱了不少,但是至少我走之前还能跟你说说话,这就够了,真的。
我走了,乖乖等我回来。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