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呜喳喳

微博同号,老是翻车心太累了

清晨叫醒服务

————🌈纯洁的链接在评论区————

人物出自#0ld先#条漫《19天》
文by樊呜喳喳

关于莫关山赖床的习性,从少年时期至今,一点改善的迹象都没有。
手机放在贺天一侧的床头柜,晨起的闹钟响了一分钟有余,才被懒洋洋地摁掉。
贺天长臂一收,又落在爱人腰上,还没清醒,但习惯性的就摸了摸莫关山腰际,又滑向胸口揉一揉。
“嗯……别闹……”
莫关山只想能多睡一分钟是一分钟,但是贺天的手又不停的扰人清梦,他不想动,用力气挣扎的话就醒透了。
赖床的每一秒钟都弥足珍贵!
被莫关山说了,贺天才消停了点,听着他的呼吸又变得悠长。
缓了一下贺天基本就清醒了,下巴在莫关山珊瑚色的后脑勺蹭了蹭,闻到和自己一样的洗发水清爽气息。
莫关山的性格就像他的头发一样,看着嚣张刺挠,实际柔软温暖,触碰到了总是撩拨得人心痒痒的。
就是这样安静拥抱着而已,贺天的清醒渐渐模糊掉,总是这样,两人在一起的舒服温暖的感觉让人放松,他又蹭了蹭,在他头发上亲了一口。
“我爱你毛毛……”
“…嗯……爱你……”
贺天弓起身子,双臂用力一收,就把绵软的莫关山揽紧在自己的怀里,低头在他裸露出来的温热肩膀上轻吻几口。
“乖毛毛,该起床了。”
“……别吵……我再睡一会……”就一会……
贺天实在没办法拒绝这样软绵绵的莫关山,鼻尖在他颈后肩膀蹭了又蹭,张嘴轻轻咬了一口,被莫关山不满地拱了一下,又更加用力地用额头在他后脑勺一顿乱蹭,惹得莫关山低吼起来。
“嗯~滚!……我困……”
莫关山不耐烦地翻身,紧蹙着眉头,手脚并用地推开贺天,实际上是自己向后滑开,远离之后再拉被子把自己的脸蒙住,挣扎着继续睡。
贺天失笑,不依不饶继续靠上来,又把人搂进怀里,莫关山嘟哝了一声“别动”又抱住了他的腰,迷迷糊糊睡了。
睡着了看起来很乖,贺天眉眼温柔地看了好一会,不由得失笑。
实在不知道怎么叫他起床,毕竟昨晚是自己不让人家早点睡,而且现在窝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点,在一起多年,还是心软得不得了。
抱了一会,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滑向他胯间的鼓包,握住他早上会先醒过来的小莫莫,上下揉捻起来,自己的硬挺也忍不住像莫关山贴近,试图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嗯……贺天……”
还是很困,但是又被他摸得无法安睡,没一会就清醒了。
贺天的手已经钻进他的内裤里,温热的手掌包裹着他,清晨的身体格外敏感,忍不住对贺天的爱抚发出回应的轻吟。
“再不起来,今天早餐就吃‘贺天特供’好了。”
莫关山一下子没心情了,虽然身体的快感难以拒绝,但是贺天这种一开始就没有尽头的折腾威胁性还是太大,他几乎马上就决定拒绝。
“滚开!吃谁的也不吃你的,我要起床了。”
贺天眉毛一挑,马上不高兴了,他对这样的话接受能力非常低,尤其是性事方面,对莫关山随口一句的“别人”零容忍。
贺天翻身一把摁住他的肩膀就把人压在身下,莫关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这个醋罐子又准备借题发挥了。
“喂……等下要迟到了……”
“你刚刚说吃谁的?”
“……我什么都没说……你好重,让开……”
“那你说,吃不吃我的?”
按照往日经验,也不能顺着他话头,这他妈就是个“套马的汉子”,一天到晚话里话外都是陷阱。
“……不吃。”
贺天眯着眼磨磨牙,恶劣的心思升腾而起,心里快速计算好时间,手已经往下,扯住莫关山的内裤边缘。
“喂……你他妈……”
“再给你一次机会,吃别人的还是吃你老公的?”
“滚!谁的都不吃!放手!”
“啧……”贺天整个身体的重量压了大半在上身,单手利落地把莫关山的内裤扯下。
莫关山霎时慌了,但是还是死鸭子嘴硬,满嘴脏话试图以快速起床结束这次拌嘴。
然而贺天在莫关山面前不怎么喜欢控制欲望,决定做就是要做才行。

评论(13)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