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呜喳喳

微博同号,老是翻车心太累了

《关于我的小朋友》1

——————接连翻车,下文走评论链接——————

人物出自#0ld先#
文by 樊呜喳喳


飞机刚落地,莫关山慢悠悠开机,想看看公司有没有新的工作安排,结果跳出来一堆莫名其妙的信息。
叮叮咚咚响个不停,全是贺天的消息,生生发了两百多条微信,大部分都是“想你”“快回来”之类没营养的。
手机放回口袋里,莫名有点想笑,又有点烦躁。
“唉……小朋友……”
贺天是老板贺呈的弟弟,才17岁,他刚在贺家做安保的时候,贺天还只是个有点帅的初中小朋友,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做贺天上下学的接送工作。
当时还蛮开心的,干司机的活,拿三倍的工资。
在后来就被迫“拓展”业务之前真的很愉悦了。
贺家并不是很有人情味的家庭,也没人关心贺天有没有准点回到家,后来他家干脆在学校附近给他买了套楼中楼上学住。
于是莫关山的接送工作其实就从校门口到500米外的小区,当时想想送完了有好几个小时的空闲,真的笑出声。
但是不知道是哪一次,贺天买了一堆食材说请他吃饭,结果为了保证金主的弟弟不会死在厨房里,莫关山小露一手,那时候起,贺天就缠上他了。
他的工作莫名其妙多了一项——做饭。
贺天也会给他不少的钟点费,有钱不赚王八蛋嘛,反正自己也要吃,也没多想就应允了。
再后来某次小霸王生病,不肯住院也不和家里说,当时他在休假,没忍住就圣母了,照顾了三天人好了,可不知道是不是脑子烧坏了,之后越来越霸道没礼貌。
以前还知道叫莫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天小莫仔、毛毛地叫,没大没小的,还总爱勾肩搭背,过分的时候动手动脚的。
大家都是男人,人家还比自己小5岁,不想和他一般见识,更何况他又是金主的弟弟,也算得上小金主,嫌烦也得咬牙忍忍。
直到一年前,贺天高中毕业喝了酒,去把他接回去的时候,发生了一些超出他接受范围的事情。
他……被贺天上了。
从没注意到那个小朋友什么时候已经比自己高了一个头,身体线条什么时候开始饱满的?力气居然比自己还大?连……那什么也是……
不同于贺天,那天晚上莫关山很清醒,衣服的剥除身体的撕裂贺天的深吻,他都记得。
“毛毛,我喜欢你。”
当时他是这么说的。
但是喜欢不能成为用强的理由,莫关山本来就是个暴脾气,立马甩了封辞职信跑了。
怎么说呢,他自己还是觉得蛮难面对的。
之后和贺天大概疯狂猫捉老鼠半个月时间,某天在小网吧门口被抓到,那是第二次被上。
说实在的,当时贺天在床上并不存在什么技巧可言,粗暴到他差点进医院。
不像现在……咳……
然后那以后,也乖乖回来上班了,几乎没有成功跑掉过,他也从贴身保镖变成贴身床伴。
莫关山是这样定义的。
他始终觉得,贺天就是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小少爷,要山也要得山而已,什么喜不喜欢,都是一时的,并没有任何特别。
然而自己就比较搞笑了,照顾了贺天六年时间,在贺天贯穿自己身体的时候,一些从来没注意到的情愫忽然恣意生长。
他从来没说过喜欢,但是他自己没办法回避自己的内心,他是喜欢贺天的,在发生关系之前就是了。
他没有想过这些,不管是不眠不休地照顾他,一日三餐给他做饭,被贺天撩得脸红……他都没有想过是这样的情绪,只当是自己脸皮不够厚。
总之,认识这么多年,相处得极近,但是莫关山从没有感觉到贺天对任何事长久地认真过。
嗯……炖牛肉应该不能算。
贺天虽然还小,但就是典型的贺家人,而且又非常有少爷脾气,莫关山也是一点就着,却并没有经常吵架。
原因大概是,贺天“追”他的时候,两个人打了几架——说个屁喜欢,下手还不是重得要命,后来不怎么动手了,但说点他不爱听的,他就开始散发他的贺氏低气压。
烦得要死。
真的很不爽,自己明明是小霸王,又比他大,但是在床上却被压,吵架又没气势,打架也打不赢,着实是蛮憋屈的。
半个月前少见吵了一架,挺凶。
上面安排莫关山去国外做半个月安保任务,地点也不说,也不是跟贺呈,贺天说什么也不同意。
不放心也正常,还说要跟贺呈说把莫关山留在身边,莫关山不喜欢他那种态度,加上其实心里对这段感情并没有很大信心,都吵起来了,也就那么借题发挥了。
总之就是谁也不让,莫关山想去散心,贺天不许。
吵完架,什么也没拿就下了楼,没有什么说明,躲了两天,周折绕路转高铁转机飞国外继续工作。
去了鸟不拉屎的地方,手机只能玩点俄罗斯方块、愤怒的小鸟啥的,加上他下意识保持失联,也是老板嘱咐他回国了记得开机,有事情交代,不然他还想继续缩着。
一时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贺天,半个月渺无音讯,估计要被骂惨。
走出机场还有点头胀,时差有点倒不过来,飞机上又不好睡,刚想着拦的去公司,就看见贺天顶着两轮黑眼圈一脸阳光灿烂地站在路边。
妈的,没驾照还敢上机场高速……
莫关山想当作没看见,别开脸,结果贺天直接一个飞扑挂在他肩背上。
“我靠……滚!”
贺天满心雀跃,也不顾有多少人在看,低头往他耳朵上吹气,“小莫仔,我好想你……”
莫关山被他热过头的呼吸闹了个大红脸,有点生自己的气,刚才还在心理建设,要像个成熟的大人,结果贺天一抱上来,他腰都软了,什么脾气都没了。
这也是吵不了架的原因,实在免疫不了这种巨兽撒娇式的讨好。
半拉半抱上了车,莫关山红着脸启动车子,上了车却一路无话。
莫关山不在这半个月他都没休息好,少见的生病了,但是听说莫关山回来了,他就非要来接机。
发了一堆微信石沉大海,电话也一直不在服务区,就想等莫关山自己和他说,结果这人却冷冷淡淡的。
这半个月他都要疯了,要不是老哥能确定他安全,又把莫关山的航班告诉他,他真的不知道要做些什么疯狂的事情出来。
但莫关山根本什么都不想说,架吵也吵了,也离家出走了,都半个月了,没什么好解释的,他也不会哄人,还不如继续高冷。
沉默地有点久了,变成了赌气,你不说话我也不理你,太安静反倒生出些胡思乱想来。
车稳稳停进车库的时候,莫关山才冷冷说了句:“下车吧,我不上去,还要去趟公司。”
贺天压了半个月的火当时就压不住了,眯着眼盯他。
“你说去哪?”
莫关山蓦然有点紧张,他知道贺天肯定生气了,但是话都说了,面子要撑住。
“你听见了,我不上去,东西这两天我会找人搬走。”
贺天搓了搓指节,没再说话,只是把安全带解开,莫关山不太相信这家伙这半个月就学会听话了。
果然眼前一花,贺天已经吻上来,火气都变成热情柔滑在唇舌里,他吻得很深,有点急切,吮得莫关山感觉到嘴唇微微发麻。

评论(1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