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呜喳喳

微博同号,老是翻车心太累了

逃脱〔 1 〕

人物 # Old先 #
文:樊呜渣渣

贺天轻车熟路地架着脱力的莫关山往楼上走,他们认识这么多年,莫关山家其实来过好多次了。

他总打着给莫关山补习的名头,所以温柔的莫妈妈也总是很欢迎他,就这样硬闯了好多年。

他很喜欢莫关山家,有人情味,,母子俩的炖牛肉都做得特别好吃。

想来一开始就是被这个爱吃三明治的家伙做的炖牛肉吸引。

那时候没想过,一个一天到晚啃三明治的家伙,怎么做饭那么好吃?一个做饭那么好吃的人,怎么脾气那么臭?一个脾气那么臭的人,怎么逗起来那么可爱……

贺天站在莫关山家门口,紧紧揽着莫关山不让他滑下去,脑海闪过这些年两人的相处,忽然有点想嘲笑自己。

而莫关山看起来完全没有给他开门的打算,贺天也就毫不客气地在他身上乱摸一通,摸到屁股的时候,终于遭到了反抗。

向贺天挥去的拳头一如往常被有力地截住。


莫关山梗着脖子嗓音沙哑地吼叫:“再乱TM摸!老子把你揍成屎信不信?!”

“嗯?你吗?”

楼道的声控灯亮起,莫关山眼眶发红,昏黄的光线看得不真切,不知道是刚才那一击造成的疼痛,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哪怕成了朋友,莫关山依旧一天到晚臭着脸,蹙着淡眉,目露凶光,紧抿着性感的唇线,一张嘴没一句好话。

但就是这副再日常不过的凶狠样子,这一瞬间居然有些刺痛贺天。

好像被讨厌了呢……


不过好像一开始就是被讨厌的,所以也没关系。

老旧的声控灯又暗了下去,那瞬间莫关山看到贺天的嘴角又扬起来。

昏暗中其实只能看到两人的轮廓,但两人之间强烈的熟悉感,让莫关山清晰的知道此刻贺天的脸上该是个什么表情。

贺天欺身向前,继续在莫关山身上摸索,莫关山顾不得腹部的钝痛,手舞足蹈地挣扎,终于被贺天用力摁在斑驳的墙体上,照着弹软的屁股狠狠抓揉了一把,吓得莫关山人都僵了大半。

“再乱动小心我艹你。”

莫关山又羞又气,得亏没光看不见他满脸通红,贺天的威胁挺奏效,人可算消停了,他才终于把他口袋里的钥匙摸了出来。

贺天松开微喘的莫关山,再把钥匙插进锁孔的时候,终于听到莫关山又开口。

“你滚。”

贺天手一顿,门开了,往里面望一望。

笑道:“莫阿姨不在家呢。”

莫关山抬起头,盯着黑暗里的贺天,喉头有种奇怪的肿胀感。

“你到底想干什么?”

贺天没回答,娴熟地把灯打开,换了拖鞋往里走,然后摊在那张木沙发上——因为太经常出现了,莫妈妈很久以前就备有给贺天的拖鞋。

“嗯~舒服……”

莫关山当时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冲进去抄起棉花结团的老抱枕往贺天身上招呼。

“我去你妈的贺几把天!你有毛病吧?!老子叫你滚出去!”

贺天挡了两下就把烦人的抱枕拽住,猛地一扯,抓住莫关山的手臂,顺势把人拉到了怀里。

莫关山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耳尖,马上挣扎着坐起来,贺天用手掩住他破口大骂的嘴,声音听起来有些闷。

“乖,我一天没吃东西了,好累,让我抱一会。”

莫关山第一反应是:“你怎么不吃东西?”

贺天闭上眼睛笑笑,莫关山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关心他的时候,脸上更加烧,干脆不说话了。

贺天舒展地侧身躺在沙发上,莫关山绷得笔直,贺天的手轻轻地环抱在他的腰上,难得没有咸猪手,而且没一会居然听到贺天均匀的呼吸声——睡着了?!

难道是饿晕了?

莫关山一脸黑线,他一肚子憋屈做好大吵一架的准备,这家伙居然还睡着了?!心是多么大?


合着是真的不怕他这个被夺走贞操的悲情少年一刀把他的狗头剁下来。

真是……

贺天是饿醒的,他闻到了饭香,睁眼就看见莫关山在厨房忙活。

贺天心里像灌满了糖,低声道:“真可爱……”

莫关山还不知道沙发上的混蛋已经醒了,默默地把菜盛出来,妈妈一个人在家,冰箱里只有番茄和鸡蛋不用解冻,他只能做个西红柿炒蛋和西红柿蛋花汤。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顿饭,就应该一脚踩到贺天的逼脸上,然后把他打包在垃圾袋里从窗口甩到马路对面的垃圾堆。

他只能安慰自己,就算是穷凶极恶的流浪癞痢狗,也偶尔有可怜的时候——绝不是听到贺天说没吃饭……

莫关山手撑着灶台,摇头叹了口气。

“唉……老子真他妈善良……”

贺天差点笑出声。

莫关山端着饭菜过来,蹲在桌子对面,一脸无语看着对面“睡的正香”的家伙。

所以说人长得好看也确实有好处。

本来一肚子火气和怨气,贺天睡着之后,看着他的脸发呆,居然气就消了不少,你说奇怪不奇怪?

莫关山又发了一会愣,不知道怎么叫醒贺天才好。

他清了清嗓子:“喂喂!贺几把天!起来吃饭!!!”

贺天憋着笑,不给反应。

莫关山有点泄气,拿根筷子伸过去戳了戳:“啊喂!”

被贺天皱皱眉翻身躲开了。

莫关山一下子火气又上来了,绕过桌子过来抓住贺天的手臂猛地摇了摇。

“贺几把天!别他妈臭不要脸给老子起来!”

贺天忽然暴起环住他的腰把他往下一拉,毫无防备的小可怜就这样狠狠撞在贺天的胸口,发出一声闷响和莫关山慌乱的叫骂。

贺天倒是很开心,死死地抱着莫关山,莫关山被迫贴在他胸口上,感受着他大笑产生的震动。

“神经病啊放开老子!”

贺天慢慢收住笑意,一周了,心情没那么好过。

他低头亲了一下莫关山的红发,笑道:“因为毛毛太可爱了知道吗?”

莫关山羞愤难当,张嘴就一口咬在贺天胸口上,闷头闷脑的根本不知道咬在哪里,只是听到贺天一阵吸气。

胸口的敏感传来那一阵酥麻差点让他身下苏醒,这家伙真是……

“乱咬?信不信我先把你吃了。”

莫关山马上像被蜂蛰了一样奋力挣脱出来,满脸通红的跑开。

贺天坐起来,有些失笑的看了看莫关山,又看了看胸口上一点口水印,那玩味的样子让莫关山真想去死一死。

贺天没继续逗他,伸手给自己装了碗汤,喝了一口,那种从胃里散发出来暖意叫人舒畅。

莫关山又羞又气,见他居然还有脸喝汤?!

“你他妈给老子停下!谁让你吃饭了?”

贺天看着他,又喝了一大口,坏笑道:“你刚才不是叫我起来吃饭?还是说……还有可爱的餐前甜点?”

莫关山一愣:“甜点你个妹夫的!老子叫你丫你都听见了?耍老子!”

“没有,”贺天吃了一大口鸡蛋,笑嘻嘻地:“我梦到你。”

莫关山嘀咕了一声:“神经病……”

他不想和贺天多说话,吵也吵不过,打又打不赢,只能伺候好了诚心诚意把大佛请走。

贺天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心情特别好,脸上一直带着笑,那样子温柔得不行,搞得莫关山直恍惚。

“别站着,过来吃饭。”贺天拍拍旁边的位置,莫关山瞪他一眼,坐到对面去,这位置虽然隔绝了贺天的的多手多脚,但是那犹如实质的目光也让人非常不好受。

还好贺天大概是真的很饿了,接下来都没时间扯皮,两人安静地把饭吃完,西红柿皮都不剩。

吃饱喝足的贺天往沙发上一靠,呼了口气。

真是舒坦。

莫关山白他一眼,打算休息两分钟消消食赶人了。

贺天摸着自己的肚子,看着天花板,笑道:“莫关山啊,我可能是真的离不开你了。”

莫关山一下子梗在座位上,脑子里嗡嗡作响,张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又抬抬嘴角,好像连怎么笑都忘记了。

真是糟糕。

贺天坐直起来,嘴角带着柔和坚定的笑,深邃的眼睛里仿佛有光,让莫关山无法直视。

红色的脑袋垂下来,像用尽力气一样声音低缓。

“那些其实你不用说,都是成年人了,我也很冷静了,不用你负责……”

贺天看着对面的人,叹道:“你脑子怕不是个几把,说什么做什么你都想不明白了是吧。”

气氛什么的,瞬间就没有了,莫关山手比脑快,抄起桌上的纸巾就砸过去。

“你他妈脑子才是个几把!”

贺天一偏头就躲开了,又笑起来:“脑子里都是你的几把,像你一样可爱。”

莫关山的脸瞬间就红炸了,整个人羞耻得不知所措,别说什么喜欢贺天了,这时候只想把他揍成泥。

贺天看着被他逗得通红得像个西红柿一样的莫关山,感觉整个人愉悦得都快飘起来。

他走过去一把抱住骂骂咧咧的莫关山,不顾他拧来拧去的反抗,在他因为脸红而发烫的额头上响亮的“啵”了一口。

莫关山像被按了开关一样,一下就安静下来,然后他听到贺天心脏的声音,他也不敢肯定,可能是自己的,因为跳得太快了。

他推了贺天一把,没动,反而把他抱得更紧了。

“让我抱着,毛毛……这几天,我真的很想你,那天晚上抱着你,我睡得特别好,醒过来你居然跑了……”

贺天有些无奈地笑起来,低头看着怀里低头沉默的人红粉可口的耳尖,忍住做坏事的冲动,伸手胡乱把他的红发搓了一把。

“我他妈真的想冲到你们学校,抓到你个小怂货,有必要的话,当着你老师同学的面,暴操一顿,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跑。”

莫关山听到这话,脑子里那些要不得的画面都跑出来了,脸红之余,居然感觉尾椎处传来一阵酥麻,瞬间羞耻得不行,大力地挣扎起来。

“神经病啊你他妈松开!”

贺天大力收紧手臂的力量,在莫关山耳畔吹了口气:“再闹我就要硬了……”

果然怀里的人瞬间就静止,而且下身尽量远离自己的胯部。

贺天坏笑,大大咧咧地坐下来,扯着莫关山往他大腿根上坐,莫关山感受到了不一样的触感,想逃又被拉回来,贺天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和自己对视。

“你就不能乖一点,好好听我说话?”

贺天的眼神太温柔了,莫关山招架不住,双手抵着他的胸口,紧张得不行。

“你你你……那你就不能好好地说……先放开我……”

“不放,”贺天把头埋进莫关山的肩窝,“万一你又跑了怎么办?你这样一直躲,我都快怀疑自己了。”

贺天的鼻息喷涌在莫关山裸露的皮肤上,声音低沉,听起来居然有点委屈。

“怀…怀疑什么……”

“怀疑你根本不喜欢我。”

莫关山一下说不出话来,这话要怎么接。

喜欢是肯定喜欢,但是他要是能说得出来,那天他还用跑吗?可是不喜欢,就更说不出来了……

“不过我也很冷静了,不管你喜不喜欢我,那天晚上你是第一次吧?我反正是决定对你负责了。”

莫关山又开始别扭起来:“神经病!是老子睡了你你放开我!”

贺天失笑:“哦……好啊,那你要对我负责。”

“滚!”

“我知道,你在生气……”伸手揉搓着莫关山的柔软的红发,有点无奈地说:“气我不去找你……”

“老子才没想那么多!都说了……”

“我去了,”贺天直勾勾地看着有些愣的莫关山,继续道:“我其实去了,每天都要去看看你才放心,你这傻逼没发现而已,每天打你电话的时候,我都在看得到你的地方,这事连寸头都知道。”

莫关山不说话,认真考量这句话的真实性。

并且打算好了,回去逮住寸头脱掉裤子,把他吊在女生宿舍楼下的大树上用皮带抽。

“没出现是因为我是怕吓到你,那天我还买了一大捧花,妈的后来都便宜见一了……我问了寸头,他说你情绪很不好,听到我名字都一副想杀人的样子……而且你一个电话都不接,呵…要不是那天晚上你也很享受……”

“我操你闭嘴!”

贺天看着怀里这个因为害羞瞪大眼睛的人,眼睛真好看,他就盯着这对好看的眼睛,认真地开口。

“莫关山,说真的,我喜欢你,很多年了,我们睡也睡了,你跑也跑了,考虑的时间也给你了,现在够冷静了吗?和我在一起吧。”

莫关山嘴角抖了一下,刚想骂人,贺天却没让他说话忽然亲上来。

趁他呆愣,舌尖顶入,撩拨他的唇舌,舔过他温热的上颚和牙床,极尽温柔却引人入胜,莫关山几乎无法呼吸,只能沉浸在他的节奏里。

贺天逐渐加重自己的攻势,安静地房间里能听到唇舌交缠发出的水声,莫关山像被吸走力气一样,浑身酥麻柔软,任由贺天的手在他脊背上游走,晶莹的涎水从他嘴角划出……

一阵悠柔的缠绵后,贺天轻啄了两下莫关山已经红肿水润的嘴唇。

“我看你还不够冷静,给你的嘴开开光。”

莫关山轻喘着平稳呼吸,脸上高烧不退,软绵绵地瞪了贺天一眼,可是这样子太撩人了,像是勾引一般。

“就他妈知道占便宜的?一点诚意都没有!”

“我喜欢你就是最大的诚意。”

“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喜欢你这算什么……”

终于听到这句话,贺天真的想抱着莫关山像芭蕾小天鹅一样转好多圈圈。

“那我们就是在一起了毛毛,我就是你男朋友了,以后更加要听我的话,知道吗?”

“有病……谁要听你的……不是!谁答应了……”

贺天看着怀里别扭的家伙,笑得像朵开心的太阳花似的,把他紧紧箍进怀里。

忍不住感叹:“那我听你的也行……这真是我今年最开心的事情了,差点就比操到你的时候还开心了!”

“我去你妈的滚开!”

“好啊……我们一起滚一下庆祝一下。”

“你……”

莫关山的话音落在贺天的唇舌上,想到贺天这些天居然就偷偷地跟在后面,他的心一下子柔软得不行。

“你这…死骗子……”

贺天嘴角翘起来,加深这个吻,逐渐变得狂暴。

莫关山像狂浪中的小船,无依地靠在贺天胸膛上,双手无意识地游动,不自觉扭动的身躯,根本不知道自己不停地在撩拨贺天的欲望。

评论(3)

热度(63)